野史和完好,一部反乌托邦的动漫

2019-08-31 05:37栏目:www.3983.com
TAG:

我为什么不喜欢《来自新世界》

  1. 人物:
    神:科技集团的人,拥有PK能力、没有愧死机制的人;使用基因技术,改造出了新人类,创造了化鼠;
    新人类:拥有PK能力、基因中被编入愧死机制的人;
    旧人类:没有PK能力的普通人;
    化鼠:在旧人类基因的基础上,编入裸滨鼠基因的新物种

2. 愧死机制,为了避免新人类之间的相互屠杀,神引入了愧死机制,但是这也带来了“恶鬼”。为了逆制恶鬼的出现,新人类不得不整出各种洗脑 暗示 筛选机制,抹杀可能成为恶鬼的小孩。这种设定怎么多觉得得不偿失~~

3. 关于飞行,动画中已知表现出飞行能力的只有4眼和真理亚,确切来说他们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并不是“飞行”,而只能算“浮空”,真理亚在追 守 时都是通过蹬地来前进的,4眼更是就没水平移动过。很多人在讨论飞行能力难不难,其实我倒觉得,这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作者有意限制了这种能力,试想如果飞行设定成一种基本能力,从村头都村尾,嗖一下就到了,不小心飞过八丁标咋办~~。直接成了哈利波特。。这样也和故事的复古风格不符呀。

  1. 关于角色,
    人类的英雄斯奎拉、化鼠的英雄奇狼丸、冷静强大的瞬、率真勇敢的真理亚,以上人物全挂了。活下来的人物。觉,12岁时被斯奎拉玩弄于股掌,不是奇狼丸来援差点挂掉。早季,剧中人物个个说她坚强,有领袖才能,我是真没看出她那里坚强来着,只觉得她够小强的,经历了那么多,居然活了下来。。嘛早季不会下来也不会有以早季为视角的故事~~

  2. 短评
    前期画风鬼变,后面倒是好了些;故事情节虽然有点慢,但还是满有条理的;世界观细想起来不怎么经不起推敲,只能当成“就是这样设定的”;最令人心痛的是,喜欢的角色都挂了,只剩下“小强”的早季和有勇无谋的觉。。让我怎么爱?啥也不说了,★★★★☆。

扩展阅读:
1. [新世界より常见问题Q&A](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882506/)

  1. [关於动画结局的删减部分]()
    3. [【整理】《来自新世界》上下一千年事件全记录]()
    4. [含剧透成分,关于漂浮问题引发的bug的讨论]()
    5. [Blu-ray8特典小册子中作者透露的真理亚和守出走之后的故事]()

图片 1

《来自新世界》设定的逻辑起点是有的人有咒力,有的人没有咒力。
所谓咒力,是一种意识力,也就是使想象转化为现实的能力。
用很多科幻片里的说法,算超能力吧。

《来自新世界》的剧情,可以明显地被分成两个部分,以致于私以为甚至有些脱节和中心不明确之处。以瞬的死亡、守和真理亚的逃亡为核心的前篇,重点在探讨神栖66町的内部问题;而以斯奎拉的暴动为核心的后篇,则重点在讨论神栖66町与化鼠界的关系问题。虽然两边互有伏笔和铺垫,但问题意识却不同。前篇着眼于对神栖66町本土政治生活不合理的批判,而后篇则是殖民地人民对宗主国愤怒的反攻。讨论前后两篇所蕴含的不同的政治意识与政治隐喻,看来是一个颇有趣的事情。 一、斯奎拉的革命 后篇的政治意识非常显然,我们将从后篇开始谈起。在新世界中,神栖66町和化鼠界的关系简直是近代殖民体系的简单翻版。作为宗主国的神栖66町,凭借着远高于化鼠界的武力力量,维持着对殖民地的统治。化鼠需要为人类服劳役,人类则剥削化鼠的劳动产出(尽管这一点在新世界并不显著)。有趣的是,神栖66町在殖民地统治策略上采用了英式的特别统治主义,严格区分了本土和殖民地。本土人民被教育远离化鼠,而对化鼠也采取殖民地化而非本土化的统治策略。效仿英国在印度的统治一样,神栖66町在化鼠界的统治也遵循着这样的原则:尊重化鼠界各土邦的自治,在所有土邦之上采取貌似超然独立,不偏不倚的态度;实则一方面利用土邦之间的矛盾与战争维系着自己的统治,另一方面又对所有土邦进行监控,时刻保证居主导地位的土邦对自己的效忠,掌握着他们存废的最后决断权。这种采取特别统治主义而非内地延长主义也是必然的——化鼠本来就是被人为从人类世界中分离出去的存在,新人类要划清和化鼠的界限,又要利用、控制化鼠,自然非采此法不可。新世界虽距先史文明已历千年,一切历史都被掩盖,但在对殖民地的统治技术上,又何其相似呢。 作为“反派大boss”的斯奎拉——从某种意义上看,斯奎拉的对立面,神栖66町的早季和觉,才是真正的反派——也是近代领导殖民地人民反抗宗主国压迫的革命英雄的典型代表。在斯奎拉的身上,实现了民主革命与民族革命的统一——这也非常近代。化鼠界部落的传统政治结构是家国一体的绝对君主制:女王握有绝对的政治权威,又由于作为全部落共同的母亲,而为女王的绝对君权披上了崇高的合法性外衣。这种家国一体的双重结构,犹如中华帝国,使“忠”罩上了“孝”的迷思,从而更难破除这迷信。无论是作为人类的早季和觉,还是同为化鼠的奇狼丸,都无法看破这一迷思。只有斯奎拉果断地抛弃了忠孝的观念,废君主,开议会,带领部落完成了民主革命;推翻女王的民主革命之后,又韬光养晦,励精图治,依靠捕获的拟蓑白,历时十余年领导部落完成了工业革命;直到最后,经过长期缜密的谋划,发动了几乎推翻神栖66町殖民统治的民族革命。若非功亏一篑,则自那时起,化鼠就已从人类的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了。 在这场推翻殖民统治的民族革命中,斯奎拉和奇狼丸分别代表了殖民地领袖的左右两翼。斯奎拉和奇狼丸都曾策划过推翻人类统治的计划。但由于打倒拥有咒力的人类过于困难,右翼领袖奇狼丸选择了放弃暴力革命,同人类统治者合作,在殖民统治下尽可能地争取部族的存续;而左翼领袖斯奎拉并未放弃发动暴力革命的努力,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终于等到了守和真理亚的孩子这一张王牌。斯奎拉的革命历程也生动地反映了革命中左右翼的关系——在进攻人类之前,首先遭受斯奎拉打击的就是右翼领袖奇狼丸。正所谓“工人运动最大的敌人是工会”,对于革命中的温和派,当激进派的势力发展到一定的成熟阶段时,矛盾必然首先在他们之间,而不是在革命者与被革命对象之间爆发出来。所谓“左派的自反性”,也庶几如此吧。 尽管斯奎拉的革命在后篇才作为重点描写,但它并不是偶发的、突然的,前篇不时地在暗示着这一重大的主题。通过交代黑暗时代的历史,读者会发现,那就是新世界的现实,只是对于主角团而言,这个现实在最后斯奎拉喊出“我们是人类”时才得以揭露。黑暗时代的奴隶王朝同样是有咒力者对无咒力者的残暴统治,而这一稳定的奴隶制结构持续了数百年,直到神圣樱花王朝的慈光帝被刺杀为止,这一奴隶制结构才濒于崩溃。但在科技集团重整河山,建立新世界后,这种奴隶制再生了——尽管比起黑暗时代更加温和也更加隐秘。历史重复了它自身,而斯奎拉,正如其受审时自述,不过是无咒力者漫长的反抗史中一朵浪花而已。 二、被垄断的历史与人的异化 比起革命者斯奎拉的反抗主题,作为异议者的瞬、守和真理亚,其反抗主题在动画中则表现得更为暧昧。主角团不是对外部压迫的简单反抗,而是对自身处境的反身自省,这种导致对城邦与自我的否定的反思,使得主角团的抉择与行动更加困难。上溯这个悲剧的本源,是主角团在捕获拟蓑白后从拟蓑白口中得知了先史文明和咒力的历史。而得知这段历史后的主角团,也就成了神栖66町的危险人物。但这段“血染的历史”尽管对生在和平年代的主角团造成了重大的精神冲击,让他们看到了统治者编织的关于咒力、恶鬼、业魔的谎言,但其实并未触及新世界是如何建立的这一事实。那么,这段“血染的历史”在本作中意义为何呢? 谁垄断了历史,谁就垄断了当下。这便是其全部意义。新世界的统治者们要创造一个安定团结的河蟹局面,就必然要垄断历史。 了解了先史文明是怎样因咒力而瓦解的,新世界的有咒力者就会对自身的存在产生反思和怀疑。而这种对于咒力的反思不利于施加于未成年人的心理暗示,是绝对要被排除的。更重要的是,正如在第一节中所分析的那样,新世界的当下不过是黑暗时代历史的一个翻版。如果对奴隶王朝对于无咒力者的统治存在认识,就很容易对神栖66町的统治产生反思。在最后一话中,觉提到对于化鼠的DNA分析是被禁止的,而且从斯奎拉在审判中喊出“我们是人类”后人类的反应来看,显然人们已经逐渐忘记了化鼠曾是人类的一份子的事实。如果知道了过去的历史,就很难不对无咒力者的消失存疑——而一旦知道了有咒力者通过基因工程将无咒力者残酷地改造成非人后,知道了新世界生于不义,新世界这虚伪的文明的合法性又如何保证? 与众不同的是,《来自新世界》从统治者的角度,进行了大量描写,尤其是对伦理委员会议长朝比奈富子的刻画。站在神栖66町的立场上看,富子是一个完美的城邦领导者:集智慧、审慎、勇气、决断、责任感等诸多德性于一身,简直是神栖66町的哲人王了。发人深省的是,富子之所以能执掌权柄,也正是因为她续命有术。富子是神栖66町的活人中唯一出生在新世界纪元之前的人,亲历了新世界的建立和恶鬼、业魔诸事件,作为“历史的垄断者”,自然地掌握了城邦的权柄。当然,神栖66町并非神圣樱花王朝一样的君主制国家,而实行委员会制,表面上看颇为民主,但细加分析,神栖66町实行的更有可能是贵族政体,而各委员会不过加起来成为一个元老院罢了。神栖66町的统治者奉行的是西季威克式的“衙门里的功利主义”,要维持这一衙门里的功利主义,非产生一个垄断历史与信息的权贵阶级不可。虽然从各委员会代表们的立场上看,他们是在为城邦的长治久安出谋划策,但这一功利的计算完全是信息不透明的,也绝非民主的。关于“恶鬼、业魔、不净猫、拟蓑白、八丁标外的世界”之类的“大毒草”,自然只有“久经考验的新世界革命家”,为了保证城邦的稳定,才有接触的特权;而以瞬为代表的这些人,则是不能接触这些东西的——自然,这是为了“保护城邦”、“保护青年”、“防止他们业魔化”——他们能接触的,只有远藤先生在课堂上教导的那些伦理训诫罢,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忘记历史、循规蹈距、乖乖听话、服从指导就好了。 分析主角团的五个人,我们会加深对这一贵族政体的印象。在前篇的事件中,主角团五人中最终在城邦留下来的,有渡边早季和朝比奈觉。觉就是朝比奈富子的后人,因此也可说是红X代了。觉是最早听说那些传闻的,在前篇和后篇的战斗中,也都以积极的姿态活跃在同化鼠战斗的前线。而被富子指定为接班人培养的早季(从指定接班人这一事实也可以看出伦理委员会远非民主,而更像是几个家族的私产),虽然关于其背景没有显赫的描述,但从其母在町立图书馆供职这一事实也可以看出,早季的出身虽比不上觉,但也决不会差。看完全番就可以知道,作为少数掌握历史与情报的“图书管理员”,在新世界的地位是多么重要(似乎在小说中介绍过遭际的父亲是町长)。在无生产资料可以垄断的新世界,垄断历史成了造成统治阶级的新方法。而富子决意保早季,把只有委员会才能了解到的信息告诉了早季,更加体现出早季身份的特殊之处。 而离开城邦的三个异议者,对其家庭背景则完全没有介绍了,在最后对抗化鼠的战斗中,也没有关于他们的描写,应该是像普通老百姓一样充了炮灰。在这三个异议者中,瞬是他们中的思想者和先驱,极富洞察力,渴望了解历史和当下的真实,这在遭遇拟蓑白时表现得淋漓尽致。只有瞬追问了,黑暗时代的无咒力者到哪里去了。而一旦这个问题被回答了,也就揭露了新世界的真相。瞬应该有对新世界较完整的认识,但他并非一个行动者,领便当又太早,因此对城邦的抗议只能由守和真理亚这一对来继续完成。沿着瞬的步伐,他们发现了城邦更多的秘密。但守和真理亚又不同。守也面临着和瞬一样被秘密处决的命运,出于自保而不得不逃离城邦,因而是一个被动的异议者。而真理亚则是出于保护守和对城邦的失望,主动抛弃了城邦,成为一个主动的异议者。但是,真理亚和守应该都没有发现化鼠是人类这一最为残酷的事实。那么真理亚对神栖66町的抗议又是什么呢? 引用真理亚留给早季的信中的一段话,可以揭露神栖66町在垄断历史之外的另一个特征:“离开镇子回头去看,有一件事我看得清清楚楚——我们的镇子,很扭曲。为了维持镇子的安定和秩序,不断杀害孩子们的镇子,还能称之为人类的社会吗?人类从涂满鲜血的历史中走过,才抵达如今的状态。然而即使是和过去最黑暗的时代相比,今天的镇子也是并不值得自豪的替代品。我们已经无法在神栖66町活下去了。镇子不许我们活下去。只要被打上了失格的烙印,便无法再回到当初了。这不是对待人类的方式,而是和甄选不良品一样的做法,你不觉得吗?当烧瓷窖开启的时候,走型的、有裂纹的瓷器,等待它们的就是被敲碎的命运……离开生养自己的家,下决心必须和父母分别的时候,我的内心真的充满了悲伤寂寞的心情,但是试着揣测父母心中真正的想法后,我的感受也变得难以界定。如果镇子决定要处分掉我,父母会在一番哭天喊地后,最后就把我遗忘掉吧,就像你的父母最终放弃了你的姐姐一样……” 神栖66町在真理亚的眼里无比扭曲。有咒力者为了创造利维坦,进行了如此精心的设计,但其结果却是,人们不得不生活在虚伪的历史中和现实中,人也失去了为人之格。因为在这里,人不再被当做人,而是异化为一个个产品——合格品予以保留、不合格品就地销毁。依靠放出不净猫,人的生命可以被任意剥夺;依靠记忆修改,人的感情可以被任意虚假地重塑;依靠伦理戒律,人可以人间蒸发而不被其他任何人提及;依靠心理暗示,人的自由意志可以被粗暴地剥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脆弱不堪,主角团星散后早季就再无亲友,大家只能低头过好自己的生活,小心翼翼地防止逾矩,以免成为不净猫清除的对象。而教育委员会的政策却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以致于守也被错误地处分。讽刺的是,对守的处分造成了守和真理亚的逃亡,意外带给了斯奎拉推翻神栖66町的绝好策略,令人唏嘘。 三、共同体的边界 此外,还可以谈谈化鼠与人类关系的问题。新世界的人类有攻击抑制和愧死机制的效果,但这些效果都是针对防止伤害同类而设计的。但涉及到化鼠时,人类却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化鼠,随意地摧毁。因此我们不得不问:化鼠是人类么? 这个问题的回答似乎是显然的,化鼠,正如斯奎拉所言,是人类,至少过去是人类。 但“人类”并不是这个问题的核心所在。自从先史文明末期出现有咒力的人类以来,人类中就已经出现了两个差距显著的群体:有咒力者和无咒力者。他们之间的差距是如此之大,是否还能维系在一个共同体内呢?或者换言之,有咒力者和无咒力者是否相互成为了对方的“他者”呢? 共同体是塑造的,其边界也是变动不居的。考诸我们的历史,不难看到共同体边界的变迁。现在,最大的共同体认同的边疆甚至可以涵盖特定动物——“人类”这个物种并非共同体的天然边界。有咒力者如果视无咒力者为另一个共同体或种族,犹如我们之视老鼠为异类一样,那么有咒力者对无咒力者的奴役,甚至新世界人类对化鼠的奴役,是否就可以得到辩护了呢?如果果真能得到辩护,是否“有些‘存在’生来统治,有些‘存在’生来被统治”这样奴隶主贵族的论调,也可以得到辩护了呢?如此,共同体的边界何在呢? 但无论如何,《来自新世界》留下的却是一个看起来美好却无比凄凉的结局:奴隶主终于消灭了反叛的奴隶,恩赐了顺从的奴隶。革命者被处以极刑,异议者逃离城邦后不知所终,有咒力者、无咒力者、成人、孩子,四民各安其位。早季和觉作为城邦的保护者继续实行着同过去没有二致的统治,甚至饲养了多得多的不净猫。革命的宏大叙事最大的悲剧,不是被轰轰烈烈地毁灭,而是重新消解于漠视革命的日常之中。一个“终于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又从濒于崩溃的边缘被拯救了。至于革命者、异议者、统治者们的鲜血,则随着重新被封印的历史消失在神栖66町……

被2017.7.12那篇名叫《政治隐喻》的影评逗笑了,所以想随便写点啥“矫正”那种看法。

(一)

对于超能力怎么处理呢?
一种是消灭,一种是通过科学的方式来挖掘。
那么采用后者的国度当然在国际竞争中占据优势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翼赞先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来自新世界》这动画的剧情人设等其实都不行,也就三星水平,但是世界的设定有意思,所以才给了四星。

你出生在1000年后的新世界,这里所有人都拥有咒力,包括你。

于是有咒力的人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一个有明确边界的群体。
是否有咒力,成为社会分化的标准。

动画世界的设定分两部分,主角所在的人类社会跟人与化鼠的关系。

祝灵之后,你可以使用咒力了,很奇妙的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让你飘飘然。在一次与人相争的矛盾中,别人冲动之下 使用咒力轻而易举杀死了你。你甚至来不及反应这一切。但这是公平的,因为你若出手快他一秒,死的就是他了。

两个群体间不可避免地进行战争,经历了血腥的几个世纪,拥有咒力的人占据了社会的统治地位。
但拥有咒力的人之间不断发生的冲突,以及咒力超强者对其他人的屠杀,使控制咒力也就越来越必要。

前者应该是向《美丽新世界》致敬。在美丽新世界里,人们从小培养对禁忌的排斥的条件反射,比如说书籍被列入禁忌,那么在幼儿阶段就让小孩多触碰书籍,然后持续多次在这同时电击或者什么的他们,让小孩停止这种行为并形成碰书会痛苦的心理暗示,并让这预期持续影响他们一生。这对应的就是动画里的攻击抑制愧死机制以及围绕这的各种训练。

教育委员会早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他们对新人类(即拥有咒力的人类)做了基因改造——加入“攻击抑制”“愧死机构”,使新人类间的攻击行为得到实时抑制,并且若因不可抗力发动攻击,会在事后因低钙血浆发作导致窒息死。攻击抑制相当于文明开化的教育,愧死机构则相当于现如今的法律制裁。加上早期教育的作用,新人类脑中渐渐没有了“同类相残”的概念。

于是最早运用“愧死机制”的国度变得比其他国度安宁。
所谓“愧死机制”,也就是如果对人类使用咒力,那么就会产生一系列的效果,然后走向死亡。

然后动画在美丽新世界的设定的基础上补充了“禁忌抑制”的原因,也就是超能力失控导致灭绝,接着很自然地如下展开:对超能力进行操控(成年前一系列训练,攻击抑制多交配搞基之类)——操控不过关(不合格者)——预防与补救措施(不净猫)——预防也失败(恶鬼之类)。

(二)

“愧死机制”使得有咒力的人无法杀死无咒力的人,但无咒力的人却可以杀死有咒力的人。
于是有咒力的人将动物基因移植到无咒力的人身上,将他们改造成“化鼠”。

以上便是贯穿动画的人类社会设定。(早季最后写的想象力改变世界其实就是虚假希望哈哈)

但基因突变是无法预见的。

另一方面,“愧死机制”有失效的可能,将“愧死机制”失效的人称为“恶鬼”。
此外因为“无意识”(参见弗洛伊德)而导致咒力不自觉外泄的人被称为“业魔”。
因为“愧死机制”的存在,拥有咒力的人对这两类人毫无办法。
于是人类创造了没有智力,完全听命人的“不洁猫”来消灭这两类人。

至于人与化鼠,影射的其实是近代殖民史。不信的话我概括一下:近代白人为了自由贸易等原因来到东亚,因为白人拥有人类历史95%以上的各种威力强大的发明创造与先进制度,东亚多地很自然地变成了殖民地,很多殖民地人们因此服务白人。在殖民的过程中,殖民地人慢慢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依附白人(比如日本的脱亚入欧派),一派主张抗争驱逐殖民者(比如日本的泛亚主义者大东亚共荣圈)。两派相互斗争,各有得势失势之时。而在这个过程,殖民地通过学习殖民者的各类知识思想与制度,各方面都有了大幅提升。另外一面,美国总统威尔逊发起跟殖民时代格格不入的民族自决运动,希望各殖民地民族独立国。二战后美国更是带头跟苏联一起埋葬了大英帝国跟欧洲诸列强的殖民地。而苏联在这个过程中利用美国排欧搞了很多小动作,在各殖民地扶植了一堆傀儡党颠覆原来的封建王权,掀起反殖民革命运动的浪潮。

你再次出生在新世界,恰巧成为了那个百年难遇的“基因突变”的家伙。你可以在攻击同类时,不受“攻击抑制”与“愧死机构”的制约。于是你心生邪念,轻而易举地杀死了那些同胞——而他们因为受到基因制约,甚至无法对你反攻,新世界因为你这一个“恶鬼”,遭遇了灭顶之灾。

于是,在《来自新世界》里有四个群体:
“正常”的有咒力的人,在这里就是人类;无咒力的人,在这里就是化鼠;业魔和恶鬼;不洁猫。
业魔和恶鬼屠杀人类,人类用不洁猫来杀死业魔和恶鬼。
这成为维系安宁的方法。

结论:
白人殖民者——拥有超能力的人类
白人的想象力或创造力——超能力/咒力
被殖民地人——化鼠
被殖民地原先的封建王权——化鼠女王
同盟派——奇狼丸
驱逐派、苏联阴谋家及其扶植的革命领袖——斯奎拉
美国“民族自决”运动、反殖民运动——上古时代,美国为灭绝超能力者而研制的大规模杀伤武器“思想风暴”
美国——小真理亚,意即只有白人才能打败白人

身为基因改造后的新人类,他们无法对抗恶鬼,只能从根源做起。教育委员会这次采取的措施,是筛选机制。他们对小孩有着天生的恐惧,通过各种条件筛选:性格、抗压力、咒力的控制力……一旦有小孩不符合健全标准。则派出“不净猫”预先处理掉这些孩子。

但在故事中,化鼠和“恶魔”(其实不是“恶魔”,而是改变了“愧死机制”的人类,所以还是叫他“小孩”吧)的结盟,打破了稳定。
于是在故事里体现出的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补充,奇狼丸与斯奎拉,是动画里最有血有肉的两个角色或者说唯二,它们影射的历史人物基本就是它俩那形象,只不过斯奎拉代表的那类人远远比动画里的卑鄙无耻。当然在某些历史书里,斯奎拉通常会被美化成伟光正,这种对历史的歪曲产生的一个小小后果就是学习伪史的观众不容易在这动画看出历史影射.......像斯奎拉利用早季与觉的天真扩张实力,传播西方思想以煽动倒王,背地称呼人类为死神等,这些统统能在历史中找到对应物。有人在讨论区说斯奎拉名字来自动物庄园,影射苏联领袖,bingo!

到这里,新世界的残酷机制初现端倪。

最后因为奇狼丸的死而唤醒了“小孩”的愧死机制,使得战局瞬间扭转。

另外,化鼠部落之间的矛盾由人类仲裁,这是令我最振奋的设定。两部落有啥矛盾,可以告到人类法庭交给人类裁决。调停不了,可以事先申请战争许可两部落自己解决,人类保持中立。除非某方违背了人类定下的规则,那么该方不仅吃了的要吐出来,而且还要遭到人类的惩罚——尼玛这种仲裁权是世界性强国的特权,不仅适用于殖民时代,现在也适用。比如当今唯一的世界帝国美国,它就有这种仲裁权。小国政变或者遭入侵,流亡者完全可以到美国告状,只要有美国承认跟调停,重回故国还真不是问题。因为全世界国家军事再怎么搞也不会是美国对手,所以大家纷纷在美国组建庞大的游说集团专门游说美国的对外政策。比如某些国家干了某些事害怕国际干预,这国际干预其实就是仲裁权的体现。

(三)

可是,这样的四角关系依旧是不稳定的。

PS:值得一提的是,运用类似手法的动画不止一个,比如进击的巨人同样影射近代殖民史,把白人殖民者画成巨人,巨人秒杀人类就等于觉秒杀外来化鼠部落人类秒杀化鼠,只有巨人才能打败巨人就等于只有咒力人类才能打败咒力人类。

神栖66町的新人类,作为“人类文明承继者”而存活至今。靠着各种奇怪而又不得不推行的社会制度,维持着表面的风平浪静。他们无法普及的那些科技成果、那些书籍、历史演变的真相全部被保存在一种“移动图书馆”中。这种图书馆以麒麟的外表出现,像动物一样到处行走,称“衰白”。任何问题都可以从它口中得知答案。

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对关系进行调整,那么还是可能出现化鼠推翻人类“暴政”的“革命”。

以上就是有关设定的解释,基本上对包含简单历史映射的动画,意会到这种程度就及格了,最起码对得起动画作者的辛勤劳动。

我们的主人公,那五个新人类少男少女,在野外捕获了一只拟衰白,得知了关于新世界的、那些难以承受的残酷真相……一切故事由此发端。

当然,故事中人类是在不断调整了自己的制度,但所调整的制度却总是存在漏洞,而且还越发的抹杀人性。
所以这部动漫被称为反乌托邦的吧。

(四)

野史和完好,一部反乌托邦的动漫。©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强RUC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011年,旧世界出现首例经过公证的PK能力者(即超能力者,即此后的新人类),此后新人类愈加增多,最盛时人口曾占世界总人口的0.3%。但这个数目仍然是很少的。

野史和完好,一部反乌托邦的动漫。经历了许多战乱、社会制度的变迁,1000年后的新世界只剩下新人类。如此小的人口数量,不足以继承全部科技成果,他们所居住的神栖66町,没有钢筋水泥建筑、电力更无从谈起。考虑到筛选机制的作用,新人类的种族繁衍都面临着挑战。

所幸他们有着另一支劳动力队伍——化鼠

化鼠长相十分丑陋,据说是裸鼹鼠的后代,虽然繁殖方式是一只鼠后*许多公鼠 这样,但他们拥有与人类相当的智力。人类由于具有“咒力”这一先天优越条件,理所应当地支配着各化鼠部族为自己服务——从事着那些低等的工作:挖水渠、打扫等等。化鼠部族表面上将人类奉若神明,事实上却是“面从腹诽”,只是惧怕于新人类的咒力,不敢群起反抗。

(五)

当我第一次从斯奎拉(一枝化鼠)口中听到“民主主义”这词儿时,着实被震惊了一下。然而化鼠的智力不止于此——建造水泥建筑,火炮弹药、战略战术——比一味依靠“咒力”的新人类高明太多(也许他们也抓到了一只衰白吧)。

斯奎拉当上了一支化鼠部族的头领,它机智、狡诈而残忍,为了推翻新人类的统治 无所不用其极,它挟持化鼠女王 推翻了女王专制,甚至不惜将其他化鼠部族引上末路。一直以来站在新人类的角度来看这部动漫的我们,一定鄙夷着这样的角色——即使是为了反抗剥削,但它太奸诈残酷不讨喜。

但……其实我们的立场一开始就是错的。

我们、真的是新人类一族么?

(六)

这一次,你投生在21世纪后半叶。人类经过旧世界的社会动乱、经过了奴隶制的倒退时期、社会制度接连崩溃之下,终于到了神栖66町的初期——人类社会百废待兴。

高层开始有所作为:“攻击抑制”、“愧死机构”、“筛选机制”都是在那时确立的。但是问题出来了——由于基因不同,攻击抑制与愧死,只能在新人类‘基因中加以改造,旧人类完全不受此制约——这会造成极大的不公平。新人类的优势被完全掩埋,甚至在旧人类向新人类发起攻击时,新人类将受制于“攻击抑制”而无法反抗。

新人类的高层作出了最令人胆寒的决定,他们对旧人类进行了另一种基因改造,改变了旧人类本来的面目。

——于是,新人类消失了,化鼠作为一种新物种 出现在世界上。

(七)

当斯奎拉革命失败,站在审判庭中央接受审判时,他大喊着“我们是人类!”的时候,是整个片子最令我震撼之处,我突然敬重他,这先驱一样的精神。

然而新人类审判者们哄堂大笑,他们鄙夷这个丑陋而不自知的生物,他们对它处以极刑,施咒力让它饱尝极限生理痛苦、让它永生活在这样的折磨里。

那段基因改造的黑历史已经无人知晓了,它已在历史车轮的碾压下归于尘土。

寒冷,彻骨的寒冷。

因为我们不是新人类,我们只是化鼠。

版权声明:本文由3983com金沙网站发布于www.398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野史和完好,一部反乌托邦的动漫